武汉 企业 产品 资讯
房产 家居 汽车 IT 文教 生活 健康 时尚 日用 服务 商务 工商 广告 工程 工业 农业
  •   最近中国移动的一则招标通告又把沉寂已久的飞信重新拉进人们的视线范围,虽然还摆脱不了一身的尘土,但至少能看到在尘土之下还有一颗仍然在跳动的心。

    图片不存在

      关于飞信的没落,哪怕已经谈论过无数次,但每次谈起依然让人不禁扼腕叹息。这个曾经代表着中国移动的创新力量,代表着中国移动自我革命的勇气,代表着国企运营商与OTT企业的直面对决,飞信曾经手握巨大优势的产品,却因为种种主观的和客观的原因,最后沉寂在历史的角落里,到今天,微信的用户已经突破9亿,而飞信活跃用户已不足百万。败局已成,今天想复兴,前路肯定困难重重,但最起码我们应该知道当初败在哪里?

      最大的败笔人们普遍认为是运营初期中国移动把飞信的围墙建的太死,拒绝了电信和联通的用户注册,这在崇尚开放的互联网大潮中无异于画地为牢,虽然后来开放了,但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时机。

      

      第二个败笔是自我革命的勇气不足,当时中国移动做飞信的目的很大部分是出于增加用户的粘性,捆住用户,从而让用户源源不断地贡献话音和短信收入,当他们发现飞信的发展势头太猛,对短信的收入影响太大,左右手互搏之下,飞信开始刹车了。其实不光是飞信,2013年中国移动曾推出一个名为Jego的社交产品,功能与skype类似,刚开始反响相当不错,后来发现可能对话音收入形成冲击,三个月后主动下线。这些都反映出作为国企的中国移动过于关注眼前的收益而自我革命勇气不足,其根源与企业经营者的考核体系和任职周期有关,不是他们短视、不够战略眼光,而是考核的压力让他们尽可能地规避风险,而规避了风险,也就规避了机会。

      第三个败笔是国企运营商的机制问题,不去谈决策中的自由裁判权,不去谈运营中的取巧的小伎俩,不去谈对服务的电信级要求,也不去谈监管力度的问题,光是看人才的激励机制,今天微信之父张小龙一年的股票分红加收入超过5亿元,其当年的核心员工年收入过千万,光是这一点,对中国移动而言就是天荒夜谈,其最高管理层年收入也就以百万计,国企的分配机制过于侧重平等,而平等的另一面就是大锅饭,缺乏对做出特殊贡献对人才的特殊激励机制,要知道创新是需要激情,而激情是需要回报的。所有人都知道朝九晚五、月薪5000是不可能做出伟大的产品的,但他们还知道,哪怕他们做出了伟大产品,月薪还是5000。

      第四个其实不算败笔,是一个现实的制约,飞信遭遇了天生带有技术缺陷的3G网络——TD-scdma,事后很多人说如果中国移动当年拿到的是wcdma的牌照,飞信或许能活得更长久一点,而活着就有希望。

      其实可以谈的还有很多,如飞信的研发和运营过度依赖外包的问题,试想想,如果外面的第三方公司能很好地研发一个伟大的产品并运营得很好,人家干嘛要披上中国移动的外衣呢,外包厂家眼中只有项目款,不会关心这个产品是否具有生命力,是否能产生价值的。

      其实败局不光是飞信,就连中国移动在腾讯面前其实也是节节败退,当年腾讯惨淡经营以至于主动到广东移动上门要求卖身,大概是几百万的价格,但广东移动觉得太贵,没买。到今天,腾讯市值3.7万亿港元,中国移动市值1.6万亿港元,腾讯市值已是中国移动的2.3倍。当然,作为国企,中国移动要的是利润,而不是市值,但正是这样的管理理念,最终可能让中国移动没有了市值,没有了利润,也没有了明天。

      言归正传,今天中国移动投巨资力图复兴飞信,还有机会吗?我只能说机会永远是存在的,哪怕很渺茫。那如何去实现?既然是渺茫的机会,我觉得只有出其不意才有可能获得一线胜机:我认为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三家联手一同去搞一个飞信,或许能与微信一战。

  • 发布:陈颖哲   点击:1840
  • 网店简介

    这里有最前沿的软件资讯,最精彩的创业故事

    联系方式:

    联系:陈颖哲

    电话:15927489319

    地址:测试注册测试注册测试注册测试注册测试注册测